切換城市
4000-119-388 注冊 登錄
登錄 注冊

使用微信,掃描二維碼登錄

使用其他賬號登錄

忘記密碼

輸入圖形碼

取消
深科信官方微信

申請免費項目登記評估

取消

當前位置:政策資訊 > 企業課堂 > 商人丁磊的情懷與取舍

商人丁磊的情懷與取舍

時間:2019-11-13 10:38 瀏覽:930

  10月16日凌晨,網易有道更新了其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的招股文件,預計將募資1.16億美元,發行區間為每股15-18美元。此外,網易CEO丁磊表示,有興趣在IPO中購入不超過2000萬美元的ADS。

  毋庸置疑,在網易集團的四大支柱業務(游戲、電商、教育、音樂)中,教育被丁磊寄予厚望。2019年的一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,丁磊曾表示:“我們在網易有道上的投入會比較大膽一些,因為在線教育是一條非常大的賽道。”

  據艾媒咨詢預測,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將達到4330億的體量。現如今,網易有道即將奔赴紐交所,網易有道將先于音樂、游戲,成為網易系中第一個分拆獨立上市的業務。

  東邊日出西邊雨,苦等多年的網易傳媒未成功上市,而一個多月前,網易考拉則已經被丁磊出售給阿里巴巴。同為當初的網易支柱業務,為何走向截然不同的命運?


  丁磊的偏愛

  長期以來,丁磊對網易有道寄予厚望。

  網易的多板塊業務考量時,他先是一個商人,然后再是情懷,但在教育這個事情上,情懷為先。而在今年上半年的架構重組中,亦能看出丁磊對網易有道的偏愛。

  今年上半年,擁有網易云課堂和MOOC等產品的網易教育事業部從網易杭州研究院剝離,與在北京的網易有道進行業務合并。這些被打包進網易有道的業務和資產,如今都成為了網易有道給紐交所講好一個故事的配置。

  網易有道轉型在線教育后,丁磊就曾表示有道并不追求短期的經濟效益,網易將持續對有道進行輸血。據悉,網易集團為有道提供了8.78億元的一年期貸款,占據了有道流動負債中的絕大部分。

  這是因為,在網易重點投入教育、音樂等業務的策略下,網易有道肩負起丁磊下一階段的增長期望。

  而網易有道與教育產品的淵源,純屬誤打誤撞。

  2007年,受丁磊的誠意邀請,在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拿到博士學位的周楓回國創立網易有道,創立之初,主攻搜索,準備干掉百度。但事與愿違,網易搜索沒有PK掉當時如日中天的百度,徹底失敗。

  周楓在思索如何破局時,沒有任何宣傳推廣,入口位置也很低的詞典網頁點擊數據在迅猛增長,這次意外成為有道進入翻譯以及教育領域的起點。讓周楓沒想到的是,這個能夠解決用戶學習英文的剛需產品深受歡迎。

  2007年底有道詞典的用戶數突破了2500萬。2018年初,有道詞典的用戶數已有7億。除了網易有道詞典、此外,有道精品課、有道翻譯官、有道云筆記這些產品幫助有道積累了口碑。

  這些年,盡管產品口碑不錯,但網易有道在商業化變現方面,一直未找到更好變現模式。周楓介紹,“工具軟件的變現我們經歷了很長時間的各種摸索,在線教育模式非常適合網易有道,但這個市場的成熟花了挺長時間”。

  2011年的時候,周楓就覺得網易有道很適合做教育,“但當時的實際情況是沒有人能在線上賣出教育產品,所以我們發現與其我們自己去做,那不如說我們把這個流量給別人。”

  網易有道當時把詞典、云筆記、精品課這些產品帶來的流量一部分導給了線下教育企業,一部分到給了線上教育企業,那時候教育類企業都在做各種各樣的嘗試。因此,有道才做了廣告業務。

  在2014年,丁磊確立了有道做在線教育的路徑。這是因為在2014年,在線教育用戶的消費習慣養成。周楓經常跟同事們說,游戲和紅包成就了在線教育,“在線教育能把我們做的所有的事情能夠串起來,且能夠成為一個可持續的生意。”

  基于“有道詞典”的流量支持,網易有道開始試水“有道學堂”、“有道口語大師”等碎片化和游戲化的輕型教學模式。2016年10月,有道學堂正式更名為有道精品課,課程品類包括K12、語言培訓、公考等各個領域。

  根據官方透露,有道詞典的用戶量在2018年初突破了7億大關,并完成首輪戰略融資,由慕華投資領投、君聯資本參投,投后估值達11.2億美元。

  這些年,以詞典業務為基礎,網易有道逐漸構建了自己的在線教育業務版圖。首先是工具類應用,有道詞典之后,有道翻譯官、有道云筆記;其次是在線教育業務;第三是硬件業務線,有道翻譯蛋、智能答題板以及網易有道詞典筆等。

  據此次招股書顯示,2018年全年有道營收7.32億元人民幣,2019年上半年,有道營收為5.485億元,同比增長都超過60%,不過2019年上半年,有道凈虧損1.68億元,同比擴大102.89%。

  如今網易有道已經形成了一個涵蓋工具、課程、硬件的產品矩陣,這個產品矩陣里的每一個領域,都外有強敵。能否在競爭激烈的中國在線教育市場中殺出,有待驗證。


  商業與情懷的取舍

  丁磊自1997年創立網易以來,推出了一系列口碑產品——網易公開課、網易云音樂、網易嚴選、網易有道詞典等。

  而關于網易是家什么樣的公司,丁磊早在十年前給出過回答:“所謂的方向真的那么重要么?當你問一個企業是一個什么公司時,你對企業真不懂。諾基亞是做木材起家的,索尼賣電飯煲起家。”

  丁磊偏安杭州一隅,關于產品,他信奉價值論,打磨優質的產品服務好用戶這就是實實在在的價值。丁磊親自站臺的產品,包括考拉和網易嚴選、公開課、有道、網易云音樂、以及養豬等。

  早年很多用戶都是因為163郵箱知曉網易,后來,他們才發現,網易是一家游戲公司。游戲業務是長期占據網易整體收入90%規模的業務,從始至終,丁磊都牢牢把控著游戲的發展方向。高投入和充分試錯的時間空間,奠定網易游戲今日行業地位。

  過去這些年,每一波創新浪潮出現時,幾乎都看不到網易的身影,電商、社交、O2O、直播......丁磊總是姍姍來遲,活在他自己的節奏里,要么保持沉寂,要么突然選擇在一個奇怪節點意外殺入。

  眾所周知,這些年中國互聯網電商領域,不僅阿里樹大根深,京東枝繁葉茂,后起之秀拼多多來勢兇猛,電商領域的競爭波及到商家時,“二選一”亦是常態。如此的競爭態勢下,網易考拉和嚴選能冒出頭來,已實屬不易。

  2015年1月,考拉誕生。有資料記載,網易2014年社招員工達1200人,是過去五年社招人數的總和。2016年嚴選誕生。嚴選是丁磊消費觀的傳遞,丁磊參與設計了平臺中多款商品的設計,還定下了嚴選在30天無理由退換的規矩。

  丁磊對品質相當有要求。跟他接觸的員工提到,平臺上出售的產品,無論顏色、大小、款式、設計,大多數都是丁磊親自跟供應商一點點敲定的。他要求下屬做了一個嚴選的樣本展列室。此外,他會去看用戶評論,然后反饋給相關部門。

  網易電商誕生后,便顯示出強大的助推能力。2016年前,網易的營收主要由游戲、廣告和郵箱等構成;2017年開始,網易考拉成為國內最大的跨境電商平臺之一,收入占比突破20%。

  2017年年初,丁磊迎來了網易的高光時刻,網易市值逼近400億美金,被稱為中國互聯網第四極。丁磊為網易找了一個不再時髦的詞來形容網易的文化——“工匠精神”;這個詞曾被魅族和錘子分別拿來包裝過黃章和羅永浩。



  盛世之下,并非沒有隱憂

  網易的“現金牛”游戲行業在2018年遇到了增長瓶頸,游戲版號監管也增加了未來不確定性。2018年網易游戲的總收入401.9億,同比增長10.78%,毛利率為63.63%,較上年度有略微增長。

  單看游戲這個營收數據似乎并不太大問題,但如果把它放在網易的產品矩陣中,丁磊非常上心的的電商項目,雖然叫好,但不叫座,拖累了整個網易的財報。

  據網易發布的2018第四季度財報數據顯示,網易四季度凈收入為198.44億元人民幣,其中在線游戲服務凈收入為110.20億元人民幣,電商業務凈收入為66.79億元人民幣。營收貢獻方面,網易電商業務營收最新占比為33.66%,達到歷史最高。

  整體數據不錯,但賺錢的速度大不如前。

  2018年第四季度,公司毛利率為38.6%,同比下降2.9個百分點,環比下降0.7個百分點,其中,游戲毛利率為62.8%,仍然位于高位,而電商毛利率僅4.5%,自電商業務上線以來,首次跌破了5%,創新及其它業務毛利率為-5.2%。

  不到5%的毛利率,在任何行業都算是很低了,再扣除一些其他的支出以及稅收開支等,可以說網易在電商行業,雖然已經探索了3年多,仍然還是處在一個賠錢獲客的狀態中,營收越高,意味著虧損越多。

  2018年,網易的市值跌去了三分之一。對于網易而言,整合業務以及裁員過冬也屬于必然之舉。

  據《財經》雜志報道,網易在農歷豬年前后都曾進行了一次組織升級和調整。電商業務網易嚴選脫離了郵箱事業部、教育產品部脫離了網易杭州研究院、公關部脫離了市場部,且均由原先的二級部門升級為一級部門……

  伴隨著業務調整的還有一輪較大幅度的裁員,包括網易嚴選、農業品牌網易味央,以及教育產品等業務。嚴選裁員比例接近30-40%;未央裁員接近50%,教育部門計劃從300人裁至200人以下,公關部40%的裁員。

  業界以為組織架構的調整早已塵埃落定時,2019年9月6日凌晨,網易與阿里巴巴共同宣布,阿里巴巴集團以20億美元全資收購網易旗下跨境電商平臺考拉。同時,阿里巴巴領投網易云音樂7億美元的新融資。

  國內市場研究機構艾媒咨詢《2018-2019中國跨境電商市場研究報告》顯示,過去一年,網易考拉市場份額達27.1%,名列首位,第七次蟬聯跨境電商市場份額第一,天貓國際則以24%的市場份額位列其后。

  行業第二收購了第一,一度,對丁磊來說,電商承載了丁磊更大的夢想。2016年丁磊曾說,“通過網易考拉、網易嚴選等電商業務,花三到五年時間再造一個網易。”

  電商也罷,游戲也好,都是丁磊非常看好的領域。

  “網易從來不是一家平臺化公司,以產品經理自居的丁磊,其內部管理方式更多是一種興趣式管理,其看好的新產品,必定親力親為,不看好的產品,則很難獲得資源和支持,加之決策隨意性強,不少項目有頭無尾。”

  此外,丁磊本人對新業務偏保守,習慣性先觀望再跟進,如果看不到短期成長為千萬級用戶或盈利的可能性,在網易,內部創新就變得非常艱難。

  以媒體業務為例,一直以來丁磊本人對門戶的創新并不重視,據《深網》了解,網易傳媒部門的高管,也拿不到網易上市公司的期權獎勵。

  一方面,作為新媒體能接觸到最新的行業信息和資源,另一方面,又面臨著內部狹窄的創新空間,從網易門戶,便陸續出走了李學凌、李甬、方三文、唐巖等創業者。

  有報道稱,唐巖在網易期間曾萌生做一款移動社交產品的想法,當唐巖帶著這款產品的思路向丁磊要百萬美金前期投入時,丁磊覺得不值得投入,這款產品也就作罷。這也最終導致了唐巖的離開和陌陌的誕生。

  相對于新媒體業務,網易的跨境電商之路相對順暢。

  2018年,網易考拉升級為一級部門,并宣布開始獨立融資。資料顯示,在網易內部一級事業部相當于獨立子公司,會受到丁磊的直接管轄,財務上獨立核算。但網易考拉也逐漸暴露出風險。

  流量價格上漲、產業鏈控制難度提升,電商成為丁磊的雞肋。

  現在緣何放棄,網易CFO楊昭烜在二季度財報電話會中表示:“電商業務方面需要在增長速度和電商盈利模式兩者之間達到平衡,網易的經營理念并不支持用不惜虧損來換取快速增長的模式。”總之網易不想再燒錢換增長了。

  網易的產品矩陣中,和考拉一樣,網易有道一直處于增長期,招股書表明:有道在過去的兩年內均維持60%以上的高速增長,其中2017年、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營收分別為4.56億、7.32億以及5.49億元人民幣。

  高速增長背后,是虧損的不斷擴大。這也是有道著急上市的原因之一。

  但對于丁磊而言,真正的挑戰是仍未找到網易新的增長軌道。

  來源: 騰訊深網


為您推薦

欄目導航

白小姐资料一肖中特开奖知料